正在上課,燈光昏昏暗暗的

老師剛把座位都安排好

一陣直升機的聲音從頭頂掠過,學校發了廣播,要全班去操場集合

大家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集合點。

 

我過去的時候已經有同學在軍警車旁圍觀

後車箱打開,是幾隻穿迷彩服的警犬吐舌頭喘氣,還有潛伏著的軍裝女生頭髮濕淋淋的一身是汗的樣子。

我覺得可能是在行李箱悶太久悶出來的。他們在解說任務的性質,還有藏匿的要點。

我擠過人群想看的時候已經說明結束了。



"最後一批,這批要到國外受訓,自願的過來!"

軍裝人員大喊著。

我想,很好!居然可以去國外呢!能不上課最好了!老師挺討厭的。

正想要往前去,卻看見同學們各個走避不及的樣子,唯恐自己被選上。

這是才知道,這最後一批,即將要學的是"法醫"



零散幾個同學聚在一起慘白著臉。

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,臉蒼白倉白瘦瘦高高的男人拿著大手提箱打開。

是一堆糊糊的肉塊。

男人拿了手術刀攪了攪,像是拌寵物罐頭一樣,肉泥發出啪滋啪滋的聲音。

我覺得有點噁心,視野全變成黑白色。

"覺得噁心嗎?你們上的這科系,未來就有法醫這一條路。"男人用有點陰沉的語氣輕鬆地說,手裡還不斷攪拌著那攤肉泥。



真沒想到!小時候我就曾想過要當法醫破案什麼的!那時覺得好酷。我想著。

硬是把兩隻腳釘在原地,盯著行李箱裡的東西。

肉泥在經過攪拌已經逐漸垮了下來,視野已經恢復彩色,男人正用手術刀挖起一小點肉泥舔了舔。

"嘔!"這是周圍同學有人吐出來的聲音。

"死者是被燒死的,燒死的時候正在開肉罐頭,人和罐頭一起融化成了泥。"男人語氣一點高低起伏也沒有,不過看起來對於有同學吐了感到洋洋得意的樣子。



感情你還連人肉一起舔了。我有點想翻白眼。



接著他拿起塞在箱子角落的一雙人腿,還穿著鞋襪,但是只剩小腿以下的部分,上端是燒焦的痕跡。

"有沒有同學想帶回去留個紀念的?"

男人拿著一隻小腿晃了晃,眼神銳利的掃過圍觀的同學們。

"你!"他看著我。

"要不要?"

我搖頭,心裡開始一陣碎嘴。拿了我回家放哪啊?弄個神桌供著?

只好開口說

"那不是證據嗎?證物在破案之前都不能拿走。"

男人沒想到我心理素質如此強大,眼裡饒有興趣的看著我

"你、不錯。"然後把斷腿放回箱子。

創作者介紹

。暖洋洋。

金金*JiN金大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